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儒商风范 >> 今日儒商 >> 茅忠群:新儒商力量

茅忠群:新儒商力量

2012-08-27 09:48:49 来源:接力   作者:  浏览:4408

谈到中国内地的家族企业传承,就会提到方太集团的茅理翔、茅忠群父子。方太集团总经理茅忠群可称得上是“创二代”中最杰出的代表,但又是最与众不同的。他不喝酒、不打高尔夫、开的车是普通的捷豹。虽然刚毕业时有出国留学的机会,却放弃了,他热爱中华传统文化,信奉中医,喜欢的娱乐方式是唱一段越剧,被媒体形容为“不爱英语爱论语”。

尽管目前是家族企业传承的密集期,但实际上真正考验接班人的时刻还没有到来。父辈们或者主持大局、或者垂帘听政,子女们更多的只是执行、或在局部上进行尝试和创新,像茅忠群这样具有远大的战略思维,并将家族企业带到新的高度者廖若星辰。

一个企业的发展历程就是企业家个人的修行历程,企业成长的边界是企业家的格局,而格局的大小取决于内心的信念。茅忠群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内心其实强大无比,也可以说野心勃勃。他对方太厨电高端定位的坚持,他用儒家思想塑造方太文化,并致力于探索不同于西方的更先进的商业文明,都能让人感知到一种力量。

对于年轻的“二代”来说,茅忠群的企业家修行之路非常值得解读,特别是放在一个西方资本主义体系受到严重质疑、企业的伦理道德受到考验、中国经济面临转型、民企集中传承的大背景下。因为,二代企业家的成长决定了中国经济的未来。

择善固执,坚持的力量

《礼记 中庸》载:“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

在茅忠群的办公室里,正墙上悬挂着老子的“无为而无不为”几个大字,办公桌的案头上放着《论语》。与茅忠群对话,对采访者来说是个考验,因为他的思维异常缜密,而且言语不多,沉静中透着坚韧的力量。

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最重要也最难的是判断力、决策力,方向错了就什么都错了,方向对了,但没坚持下去,那结果也错了。正所谓择善固执,“择善”与“固执”两者缺一不可,只“固执”未“择善”,则越走越偏;只“择善”未“固执”,则功败垂成。茅忠群,这个书生气十足的企业家,却将两者完美统一。

如果仅从外表上看,茅忠群文质彬彬,丝毫看不出他有时会如此固执,而在他的眼神里、说话时的语调中,透着一股坚定。正是茅忠群的一次次固执,让方太集团一步步迈向辉煌。

从上海交大研究生毕业后,茅忠群放弃出国留学或在上海工作的机会,回到家族企业。他向父亲开出三个条件:第一,必须跳出以前,另外成立一个独立的品牌;第二,另起炉灶,老员工不要,亲戚不能进入;第三,关于方太方向性的决策,要由我说了算。茅理翔答应了,这样的约法三章割断了家族内部的裙带关系,为企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第二次固执是对于抽油烟机产品的品牌选择上,茅忠群认为应该用“方太”,茅理翔舍不得已经很有感情的“飞翔”,父子俩吵了一架,茅忠群的母亲参与投票,最终确定了“方太”。然后茅忠群大胆启用香港亚洲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方任莉莎女士为方太做产品代言人,方任莉莎被人习惯称为“方太”,又是香港亚洲电视台两档烹饪教育节目的主持人,同时也是美食杂志《方太世界》的创办人,这实现了品牌定位与产品自身诉求的一致。

茅忠群接下来的固执令人觉得近乎迂腐。方太的产品一直走高端路线,随着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新进入的厂商开始大打价格战。销售经理们很着急,不断的给茅忠群一种价格太高的信息,希望降价促销,甚至将电话打到了茅理翔那里,让父亲说服儿子。但茅忠群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并且顺势推出新款的高端欧式机,如今这款机型仍是市场的引领者。当时的市场占有率为100%,有销售经理甚至建议把价格再提高点。

对于产品名称、价格、定位的固执,似乎还算不上对一个企业家的真正考验。最难能可贵的是茅忠群宗教般的对主业、对品牌的虔诚。在房地产盛行期,地方政府批地让方太做房地产,被他婉言拒绝了;在方太品牌上升期,当地政府许诺丰厚优惠请他整合慈溪小家电业,也被他谢绝了。茅忠群奉行的是“三不”原则,即不上市、不打价格战、不卖牌。在如今浮躁的商业氛围下,这样的原则超脱得有点不可思议。

茅忠群的固执让方太虽然历经金融海啸、房地产调控,销售业绩却依然保持着每年不低于20%的增长率。显然,这样的固执是建立在择善基础上的。茅忠群告诉记者:“当初选择进入厨具行业,通过市场调查发现这个领域竞争激烈,但几百家企业全部扎堆在中低端,高端市场是个空白,方太为什么不去做?为什么参与混战?”正是基于这个清晰的想法,或者说出于商业直觉,方太的高端路线从未动摇过。

“关键是在做企业这件事上有没有梦想,有没有使命感,有了这些东西,碰到困难就会挺过来,不会有很多波动。如果只是为赚钱而做企业,没有明确的方向,那就很难坚持下来。”在采访中,茅忠群多次提到做企业要不断的探求本源。

方太的发展与茅忠群作为一个企业家的修行是紧密相连的,正是由于他的知识、眼界、格局持续的扩张,方太的事业才能稳健前行。如果说最开始选择“方太”这个名称,是因为茅忠群在出差的路上看到一本《方太世界》的书而觉得好,是懵懵懂懂觉得“方太”更洋气,那么当选择方任莉莎做代言,坚持走高端路线,则已经契合了特劳特的定位理论。再到后来的“三不”原则,这完整的经历了从产品本身——品牌策略——企业战略的升华。

茅忠群能够从善如流,总是做出正确的判断,或许与他最大的爱好——读书有关。茅忠群每次出差都会带上几本书,早些到机场安静的读一会,登机后继续读。读书也是他最重要的休闲方式,携家人外出旅游通常就是在当地住下,然后埋头看书。此外,大学毕业后茅忠群依然在持续充电,先是去中欧读了个EMBA,然后又去北大学国学,不断的学习再结合具体实践,让他能够看透事物的本质,正确把握事物的发展规律,也就能够做到择善固执。

对于二代企业家来说,接班过程中最难的就是树立威信,仅仅是从父辈手中接过的权杖是带不来威信的。必须要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多次做出正确的决策,带领企业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才能逐步的积累威信。茅忠群做到了,他的力量不是别人赋予的,而是在学习与实践中获得的。

海纳百川,包容的力量

《庄子 秋水篇》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方太集团是在企业传承上做得最成功的家族企业,同时也是现代管理制度最规范的企业。家族企业制度与职业经理人制度常常被认为是相互矛盾的,但在方太,除了茅忠群,中高管理层中已经没有一个家族成员,也没有一个亲戚朋友,全是从社会上引进的职业经理人。他们来自韩国三星、美国可口可乐、德国西门子、中国联想、华为……

不同文化、不同行业的精英,都能汇聚在方太的旗帜下,这无疑是靠一种包容的力量。让茅忠群得意的是,跨国公司的高管在方太的留存率很高,他总结出四点原因:首先在待遇上要吸引人。二是要看企业是否有知名度、发展的前景。方太具有品牌的知名度,对他们来说有吸引力。三是要给他们一个施展的舞台,这些高管在跨国公司更多的是一个螺丝钉的角色,负责的工作范围比较窄,也很少参与公司战略的制定。到了方太,有更大的施展空间,可以参与到公司战略的制定。四是企业文化建设。很多空降兵到民营企业呆不住,原因是沟通不畅,跟企业格格不入。而方太一开始就学习西方的管理制度,管理很规范,空降兵会得到足够的尊重和信任,内部沟通也很顺畅。

茅忠群对于管理文化的探索,本身就是一个融合的过程,从中也可以看出企业家个人修为境界的提升。对于刚刚接手家族事业的二代企业家来说,因为受到过良好的教育,通常会借鉴西方的管理制度来改造家族企业里已经滋生出来的惰性文化、官僚文化,但后来会发现仅靠制度管理不好企业,西方的东西未必适合中国国情。

茅忠群经历过同样的困惑,当他割断企业内部的裙带关系,并且到中欧去读EMBA,已经深谙西方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但他后来又到北大去学国学,因为他发现:任何管理方式如果脱离本土文化,都行不通。日本、韩国、欧洲的企业管理模式,都跟美国的不完全一样,它们都是现代管理理念与本土文化结合的产物。

“西方企业是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企业利润最大化的发展模式,以人性恶为假设,订立各种制度,通过制度化管理来完成绩效。儒家首先强调教育,或者说价值观,然后才强调制度。东西方管理文化差异很大,其实我们在学习西方的时候,西方也在研究东方文化,世界上最顶尖的企业都是在向东西方融合的方向发展”,茅忠群说。

他喜欢引用《论语》中的一句话,“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这是纯粹的制度管理的最终结果,即老百姓虽然遵守制度,但缺少廉耻之心,而茅忠群希望的境界是“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即不仅守纪而且知廉耻。

“仅靠制度管理,长期就形成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局面。天底下没有完美的、无漏洞的制度,中国企业的制度也很多,但真正执行有效的不多。儒家思想里的制度不是简单的管控人,制度建设之初必须要符合价值观,就是仁义。“仁”的制度是以员工为导向,而不是仅站在管理层的角度,要做到合理合义,公平公正。这样的制度容易推行,执行起来也会事半功倍。我们总讲执行力,执行力弱的源头问题是制度和决策不合理,没有为员工着想。执行才会不力。”

茅忠群推崇中华传统文化,并在此基础上构建管理制度,但他并不排斥西方的管理。他认为“中学明道,西学优术”,他会借鉴IBM的IPD模式来管理方太技术研发和创新体系,也会在销售队伍中推行严格的绩效考核。当然,从“道”上茅忠群更认同东方文化下的企业治理,强调相关方的共赢,除了股东,还有顾客、员工、合作伙伴、社会责任等等,这是一种融合的力量。

除了对于东西方管理文化的融合外,茅忠群身上还有众多的融合之处,他是学理科出身,拿过全国物理竞赛二等奖,但如今却完全转到“文”,他认为理科的逻辑思维对于自己构建中华传统文化与现代企业制度相结合的管理体系很有帮助。同样他也清楚,理科学术研究的界限是哲学,“理”同样离不开“文”。

茅忠群很迷中医,他会将中医的思想融合到企业经营管理上。他在方太内部刊物上连载中医的观念:整体观、阴阳平衡观、正气观、生命本能观、预防观等等,将之与企业联系起来。比如:中医的整体观反对西医所强调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一思想恰恰能“弥补西方管理的不足以及西方管理在中国企业中运用的水土不服”;而阴阳平衡观强调健康的企业也必须找到管理的平衡点,辨别长期与短期,差异性与共同性等种种的关系——销售不佳,肯定不只是销售部门的问题。

如果说能做到“择善固执”是因为茅忠群好学,总能把握住事物发展的规律。那么“长于融合”则是由于茅忠群勤思,总会找到事物之间的联系。茅忠群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玩高尔夫,不擅长交际,在出差的飞机上,除了看书就是闭目思考。当然,只是好学和勤思还不行,必须得践行,毕竟将价值观与制度结合起来,打造出一个有信仰的企业,绝对是一项艰巨的工程。

大道泛兮,信仰的力量

《道德经》说: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功成而不名有。

记者曾经多次拜访过方太集团,也参加过方太主办的国际家族企业论坛,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是方太厂区井然有序,整洁和谐,像个世外桃源。而员工彬彬有礼、主动热情,能感觉到是发自于内心。这显然不是靠严格的管理所能实现的,而是由强大的企业文化来支撑。方太也很以企业文化自豪,参观方太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企业文化的展览大厅。当然还有“孔子堂”,一个儒家文化的培训教室,这在中国的企业中是第一家。

“企业文化有时候听上去很玄,有时候又很实在。真正形成一种良性的企业文化后,它的力量非常大,远远超过制度。企业文化是一个综合性的东西,是公司全体员工思维习惯和行为习惯,包括由此形成的总体氛围”,茅忠群说。

2008年,茅忠群开始向员工讲授《三字经》、《弟子规》等,晨读儒家经典如今已是各部门晨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自发组织起来的,不强制、不考试、不写心得体会。每天上午8点15分到8点半,是方太员工的“读经”时间。

儒家文化在方太内化为推行“三品合一”的价值理念,即人品、企品和产品,三品合一。每一个方太人必须具备四个方面的要求:传统美德、职业道德、敬业精神、工作能力,其中传统美德就是儒家的“仁、义、礼、智、信”。茅忠群不提倡狼性精神,“堂堂正正的人不去做,为什么要去做狼”,他更倡导放权,信奉勤劳且不走捷径;他倡导人性化管理,几乎没在公司发过一次脾气,更没骂过人。茅忠群有传统知识分子的情怀,颇具儒商风范。

没有狼性精神,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攻城掠地?不上市,怎样将企业的规模做大,如何吃掉对手?对于这些质疑,茅忠群提醒记者,还是要回归到做企业的出发点是什么上来。

“方太的发展愿景是成为受人尊敬的世界一流企业,上市公司会把利润和股东回报放在第一位,而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品牌和企业责任。所以我们一旦上市,股市就会成为一个 “指挥棒”,就会牺牲企业的长期利益,我们制定战略就会受到各种干扰。而如果不上市,企业的战略方向就很容易落实”。

在中国坚持走高端品牌之路,本来就很难。方太之所以不上市,就是为了避免杂音,不会受到发展速度和规模扩张的诱惑。茅忠群甚至要求把企业的增长速度降下来,超过30%就太快了。他反而更看重另一个指标,即在高端品牌中市占率的领先地位。这个指标,方太一直独占鳌头。

真正意义上的高端品牌一旦打造成功,满足了消费者的潜在需求,消费者会成为其忠实拥趸,对其情有独钟,并在以后的消费中有很强的指向性。就像现在人们讨论苹果电脑做银行会不会成功,完全不相关的业务为什么会放在一起讨论?就是因为苹果的产品所创造出的信誉和品牌力量让消费者认为他什么都能做好。

“方太这个品牌只有十六年的历史,欧洲有些品牌则延续了上百年。一个好的品牌要经受住时间的考验,不是今天成功就永远成功。所以方太要在高端厨电专家与领导者的方向上坚持下去。”茅忠群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方太可以不做五百强,但要做五百年,这样的理想必须要由一个有信仰的企业来实现。

茅忠群,作为二代企业家的杰出代表,其示范效应并不在于他把方太做多大,而在于他从方太厨电的高端品牌定位出发,结合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塑造出方太独有的以“家”为内涵的价值观体系。这也是对中国家族企业的有序传承,对构建不同于西方成熟管理模式的中国式管理文化的一次有益践行。


齐鲁儒风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