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儒学文苑 >> 交流探讨 >> 北大教授王守常孔孟之乡分享中国智慧

北大教授王守常孔孟之乡分享中国智慧

2017-05-18 10:16:30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马辉 汪泷  浏览:537

  据齐鲁晚报报道,“除了中国制造、中国加工,应该还有一个中国智慧。”4月12日,济宁学院,中国文化书院院长、北京大学教授王守常做客孔孟之乡•优秀传统文化大讲堂,解读中国智慧,带大家一同寻找“一分为三”的思维方式。

  如何理解“中国”二字
  何为“华夏”?从史料看,这两个字在西周初期就在使用。有这样一个事件,1965年宝鸡的一个考古人员在收废品的垃圾堆里面发现了一个尊,这个尊的底部有二百多个铭文,也就是说从西周开始已经使用了这个概念,“中国”最早的概念就是“中央之国”,有了这个概念以后,我们又在《战国策》中的《赵策》里,看到这两个字的解释,说这里面有一批非常睿智的人,创造了大量的财富,推崇了文化教化,新的技术都在这实验,后面还有两个结语,它说“远方之所观赴也,蛮夷之所义行也”。
  中国的概念首先是个地理概念,后来又提了一个叫华夏的概念。“华夏”在文献里面有解释,什么叫华?有章服之美谓之华,什么叫夏?有礼仪之大谓之夏。章服指服装,有了服装的美丽,称为华,服装不是指我们现在穿身上的,而是一种文化表征。
  在《论语》中有句话,
孔子曾表扬管子,说假如没有管子,我们还“披发左衽”。“左衽”在古代是说没有衣服了,只披个皮毛,但有文化的族群就强调“右衽”。我们知道著名诗画家于右任,他的名字就是这个“衽”字改了下。礼仪之大不是光指行为举止,还要“克己复礼”,他说得非常清楚,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为礼。
  在古代,夏是雅的意思,所以中国有大雅之国的概念。我们讲“中国”,从这个时候开始已经不是一个地理概念,而是文化概念。自从这个概念一确定,接着在汉代就有一个事件出现了,各位可以把这句话到百度上搜索一下——“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其实我们在司马迁的书里看到过这个字,但是没有见过实物,这个实物出现在汉代一个墓地,在18年前,由日本考古队、北京考古队、中国北大考古队挖出,从汉代开始使用。
  在宋代,有一个人叫石介,写了一篇文章,叫《中国论》,只是论中国,他的这篇文章延续了我刚才提到的《战国策》的文献,当年的夷狄还是披着皮毛的时候,中国已经有了服装,夷狄要学习,我来教你,如果你不学,提了一句话叫“互不相扰,各自为安”。如果把这句话放在宋代去解读,一个强大的王朝面对周围的落后族群,希望跟它有交流、对话,希望对方去学习自己的文明,如果你不学习,我们就各自互不相扰。
  晚清著名学者康有为把“中国”问题做过一个总结,他说,“中国能礼仪则中国之”,如果你能坚持自己的礼文化就是中国,如果中国不能礼,就是落后的族群。而夷狄如果能够接受中国文化,则中国之。最后一句话非常重要,“中国”可以分三个层次,一个是中国大地上的中国人,一个是居住在世界各地的华侨,还有一个就是其他肤色人种的人,但对中国有信仰。所以说中国不是一个地理概念,不是一个种族概念,而是一个文化的概念。如今人们在很多问题上没有办法达到共识,但是对中国达成了共识,你有荣誉感,你只有在这个地方达成了一个共识,这就是中国梦的开始。

  中国智慧强调“一分为三”
  从五四以后到现在,我们国民的思维方式不是一分为三,而是一分为二的,一分为二的思维方法肯定会变成两元对立的思考,两元对立的思考方式产生的思想观念就是只有对与错。其实不是这么简单的。60年代最极端的口号——“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在冷战格局时代,我可以理解特殊的时代背景,但它有它的局限性。我们今天要讲回来,能不能在自己的文化当中去寻找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一分为三。
  1985年,我在新加坡做研究时写了一篇文章,叫《中庸考》,就是考察中庸的概念。我在《论语》当中找到一个问题,他说的中庸不是我们日常所说的,中庸是折中调和,中庸是最高的道德,是比仁义礼智信还高的道德,同时也是思考问题的方法,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由此揭示了中国的思维方式和西方思维方式的巨大不同,不是西方认识的主观和客观的关系。
  
儒家讲的中庸,我们可以看到中庸是这样说的,“叩其两端而执中,执中无权,犹执一也”,这里的两端不是我们平面意义上的A端和B端,两端指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物,也就是说研究两个完全不同性质的事物的时候,这个中不是50%的中,这个推得比较麻烦,一定要在语句上找到概念,今天没有时间,所以把推断过程去掉,这个中就是“三”,就是从第三个角度思考问题,或者说中国的“三”不是一二三的三,而是多的意思,“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他把具体时空带入了。举个通俗的例子:交通信号灯现在靠数据管理,过马路的时候有一句话叫“宁停三分、不抢一秒”,在这个时空是对的,可是你不能把这句话作为普遍的概念,比如挂到生产车间,生产车间是争分夺秒的,就不合适。
  
孟子说“叩其两端而执中”,他举了舜的例子,舜是一个大孝子,他的继母、父亲、兄弟姐妹对他不好,但他努力耕种养育着全家,我以下讲的不是舜的历史事实,而是以他做一个讨论。这个大孝子做了一个什么事?他娶了老婆而不告父母。他为什么不告父母?他告而不娶,这不是历史的真实,这是传说的概念,但至少在它这个讨论里面,你要娶还是不娶?如果你坐到两端思考问题,会不会很纠结?所以应该从第三个角度去思考。

  把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宣扬出去
  哲学要追问的三个问题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王守常说,一个国家富强了,一样也要问这些问题。中国承继着数千年的文化传统,未来的中国应成为世界负责任的大国,那么现在的中国综合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们既要学习西方文化,又不要忘了本民族文化。中国要成为世界中的负责任大国,不只是凭借综合国力有多强,还要把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念介绍出去,被其他国家、民族所理解,才可以说是真正的大国。所以,
国学在今天有所发展也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论语》中有“仁者寿”一语,出现了103次,仁者就是有德之人,就会长寿,如果以老子的书查阅,也有这样的概念,一个人如何长寿,应该是以德延年,有道德修养才会使生命延长。魏晋南北朝时的王晋说,道是了解中国文化和哲学的一把钥匙,这其中牵涉了两个概念,就是道和气的概念,最早出现在《易经》,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气。有形上面的叫做道,形而下的叫做气,道和气的关系是道在气中,气不离道,说起来复杂,实际上是生活中的哲学问题。
  仁者寿,气之温和者寿,量之宽宏者寿,言之缄默者寿,故仁者寿,气就是我们说的脾气,一个温和脾气的人就会长寿,人的本质对他人关心,不是关心他人是为了名和利,这个人就会长寿。能够容纳你的朋友,宽容反对你的人,就会长寿。“人和人之间通过言语交流,因为立场的不同,角度的不同,或者是知识结构的不同,常常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其实应该尽量不要辩论,老子讲这一点说得最清楚,好听的话可能是有欺骗性的,不好听的话可能是不友好的语言表述的。这就是养生,这些做到了,就会健康长寿,也是生命上的智慧,就是中国的思维方式。”

  读经典不可断章取义
  《论语》共有22章,现在看来,每章非常精炼,就像150个字的“大博客“”。可是,我们通过读《论语》,重新思考有关修身治国的概念,但是我们要还原适当的语境来读古文和传统经典,不要断章取义。
  我们举一个例子,
孔子问弟子怎么待人?弟子说,“以德报怨如何?”
  今天的社会怎么样?不要说违法乱纪的人,就一个不遵守空间秩序的人,我们都不会说话的,这个社会没有人做这样的事情。别跟我讨论这个,我们就要“以直报怨”,这个人做人没有底线的话,我们就会直接说他,我们说他是为了他好。不是因为
孔子率真,因为“以德报怨”语言有一些激烈,这才是当下整个社会的状态。你总是“以直报怨”,然后你看到不良的现象,你不说话。为什么我这样解决呢?下面事实很有意思。
  当弟子看“以德报怨如何?”的时候
孔子是怎么回答的?子曰:“以直报怨”。“以直报怨”在《论语》当中出现了多次。“直”即率真、真实,走你自己的路,不用看其他人。
  
孔子跟弟子讨论问题的时候,孔子说,你看我这样做是不是很正直,怎么正直呢?“其父攘羊,其子证之”。我觉得这个地方是“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这句话意思是说父亲偷羊,儿子包庇,儿子偷羊,父亲包庇,互相父子包庇。孔子在这个地方只是一个比喻,如果父子不能够互相认同,这个社会还是什么社会?

  “和”强调多元化和多样性
  “和”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和”强调多元性,强调多样性,不是抹杀差异性。春秋战国时代辩论最激烈的是
孔子和墨子,他们俩最激烈,因为当时儒墨是统治的两派。儒家是要用礼乐制度管理社会,每一个阶层的人都有不同的责任和任务,不可以随意超越,所以还有“礼之用,和为贵”,如果按这句话这样讲,礼的根本是讲“和”,这是先王之道,这是孔子赞扬的周文王管理社会的道理,最美的、最好的就是这个“和”,最早的儒家是强调这个概念。春秋战国时期有很多“王霸之辨”,“义利之辨”,什么什么之辩,都很有意思。
  当时春秋之间有一个辩论,我们叫做“和同之辩”。齐国第四代齐景公,他有一个臣跟他的关系很好,但是这个人很会拍马屁,还有一个大臣叫晏子,他问晏子,我跟他是和的关系还是同的关系,晏子回答说,你们是同的关系,不是和的关系。君说是,臣就说是,君说否,臣就说否,永远跟君保持一致。那景公问什么叫和?晏子说,当君说一个问题,允许别人提出反对意见,这就叫和。臣是可以否定的,而做君的要走群众路线,因为他是主管下一级的。所以“和”是强调多元化。
  那个时代,在
儒家的经典里头就已经在讨论我们现在的民主制度,后来这个思想由近代的传教士传到法国,法国的人文思想很多问题都是跟中国相联系。这个和、同的概念讨论得非常精确。当然我们今天的时代可以说受到古代思维方式的影响,其实他们已经渗透了,有两人持反对意见,我们要特别对那两位反对意见给予法律上、人生上、道德上的保护,所以这场讨论涉及到自然、社会讨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生物链,最后归结到两句话——“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多样化放到一起,就会产生新的事物;相同的东西放到一起,这个事物就没办法继续发展。


齐鲁儒风微信二维码